文/安德烈·伊万诺维奇·杰尼索夫

原标题:中俄关系70年:从心所欲,不逾矩